电话:+(001) 718-766-7989     电子邮件: quanlushi@gmail.com           QQ: 2283233266     地址:法拉盛缅街39-01号 #605室 (地图)      
_

权立宏律师为客人赢得近40万美元赔偿 09.27.10


汪沛恩官司勝訴 謝熱心人協助

《世界日报》記者孟芳紐約報導

耆老汪沛恩26日感謝美東湖北同鄉會、旅美湖南同鄉會和律師等人的幫助。左起易繼軍、權立宏、汪沛恩、劉夢蘋。(記者孟芳/攝影)

在美東湖北同鄉會和旅美湖南同鄉會的幫助下,耆老汪沛恩夫婦控告武師釋延璋欠款 不還一案有了眉目,皇后區民事法院近日判決釋延璋還款和賠償共約40萬元,汪沛恩26日向 兩同鄉會、義務代理該案的權立宏律師以及多位在此案過程中給予她幫助的熱心人士表示感 謝。
美東湖北同鄉會會長劉夢萍介紹,在此案發生後,同鄉會曾陪汪沛恩向孟昭文辦公室求助,也曾到 皇后區檢察官辦公室反映情況,最後決定用民事求償的方式為汪沛恩夫婦討回欠款。旅美湖南同鄉會會長 易繼軍表示,在得知汪沛恩的事情後,他便介紹律師權立宏給汪沛恩,希望用法律的手段幫助她。權立宏 指出,他在去年初向皇后區民事法院提出訴訟,法院於今年7月7日判決釋延璋賠償汪沛恩近40萬元,其中 14萬元為欠款,利息為5萬3334元,另20萬元為精神和懲罰性賠償。權立宏表示,他將努力為這對老夫婦 追討這筆賠償金。
汪沛恩回憶,2006年她將自己的房子抵押給銀行貸款,將14餘萬元借給釋延璋,欠條她都有保 存。但因釋延璋不還錢,還不上貸款,房子最後被法拍,無家可歸的她只好住到釋延璋提供的住處中,但 居住期間,卻幾次停水斷電,讓她和老伴生活困難,無奈之下才將其告上法庭。
針對這一判決結果,釋延璋表示無奈,他說起初他還有請律師代理此案,但因經濟能力有限,後來 就沒有繼續請律師,好幾次都沒有上庭。今年7月他也曾到法院,但因為沒有代表律師沒法出庭。他還表示 自己前後只有借兩、三萬元,因為手頭沒有錢,才一直還不上。


告警察暴力执法获赔 08.20.11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本文首先讲述了意外伤害案件开始应该注意的问题。然后详细分析一个因为纽约市的警察(nypd)暴力执法,而造成当事人伤害,最后获得合理赔偿的案例。】

新移民到了美国之后,谋生和养家糊口是很不容易的。更因为语言的障碍,经常成 为警察暴力执法的受害者。当这种不幸的事情发生之后,或者别的意外伤害发生之后,要 先镇静下来,准备收集证据。比如说,身上有伤口或者车被撞坏,就要尽快照相。因为随 着时间的流失,伤口或者损坏的财产就有可能变化了,不利于收集证据。然后要尽快报 警,叫救护车,到医院去诊断和治疗。警察的报告是最重要的原始证据之一,往往会决定 一个案件的成败,因为警察的报告上会明显地写明意外和伤害是谁的过错。
现在权立宏律师来讲述一个亲手处理的因警察暴力执法而造成伤害的案件。王先生 是一名从中国移民而来的普通新移民。因为生计的关系,他是一位长途大巴的司机。20 09年6月份的一天,他把车停在了东河河边靠近17号码头的桥下。当然了,他停车是 合法。后来他有回到车上去拿东西,当他将要离开车的时候,冲过来几个纽约市警察局的 白人警察,也许是因为王先生没有办法用英语和他们沟通,警察们不问青红皂白,给王先 生扣上了手铐,并且进行了一顿毒打。当时王先生也被打晕了,也被吓坏了。警察们在抓 走了王先生之后,就是打指模和照相,然后临时关押,后来就是过堂和被指控。
权立宏律师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一个人在无辜被警察抓了之后,在第一次过堂时 是坚决不能认罪的。顺便说一下,如果新移民没有递解令,案件一般也是不会被转到移民 局去的。所以,被抓的人不要怕自己的移民身份。如果当事人认了罪,那么以后的意外伤 害的案件就很难打回来赔偿了。如果没有认罪,那么以后的民事赔偿比较很容易了。要告 警察或者别的政府部门,除了上面讲的要收集证据之外,还要注意的是,必须在事发的9 0天之内,要向纽约市政府和审计长办公室递解一份要求赔偿的意向书。权立宏律师当然 为王先生顺利做了这一步。那么案件以后的进展如何呢?请您继续关注权立宏律师下一期 的文章,他讲重点讲解一下如何尽大限度地为客人拿到赔偿。
在上一篇文章中,权立宏律师讲到,索赔的第一步是要收集证据,然后是要通知纽约市政 府,说明要提出诉讼。收集证据是最重要,而且最容易被忽视的一部。可以说,收集的证 据越多,越充分,案件后面也就越容易处理。有的证据一旦错过了时间,就很难收集到 了。根据受害人的情况,除了到医院治疗和看一般的医生之外,还应该去做全面检查,如 x光,ct等。另外还应该找精神科,神经科,心理科,理疗师等对病情进行评估,因为 有些病会潜伏很久,过一段时间才会发作,有些病还会有后遗症,甚至需要终生的监护与 治疗,由此而产生的费用也是在赔偿范围之内的。这是美国法律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尽量 将受害人的状况通过赔偿恢复到受害以前,虽然这一点很难做到。
刚移民到美国的新移民由于找工作困难,往往报散工税或者收现金做为工资。虽然 这对工人和老板之间有好处,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不利于伤害的赔偿。根据权 立宏律师的经验,有的受害人,因为受伤而不能工作,需要被告赔偿工资损失。这一部分 是由受害人过去的报税来决定的,如果报税很低,那么得到的赔偿也就很少。另外,根据 美国的法律,如果夫妻双方如果有一方因受到了伤害而不能履行做配偶的职责(包括性生 活),这也应得到应有的赔偿。
在把诉讼意向通知了政府之后,如果案件没有得到和解或者没能达成协议,那么就 要去法庭了。在法庭的选择上也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在纽约的五大区,同样的案件, 在布鲁克林区的法庭得到的赔偿会高一些,如果有可能,要尽量选布鲁克林区的法庭。当 然了,有些案件必须到联邦法庭去提诉。在上庭期间,权立宏律师会对过去相似的案例进 行研究,估计出受害应该得到的赔偿数额,这样就可以为受害争取到最大限度地赔偿。



移民申请成功转庭和电话上庭 06.09.12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旧的一周即将过去,新的一周在悄悄地到来。就 象宇宙间的新陈代谢一样,时光总是在无情地流逝,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有位哲人 说过,辛勤工作一天,可以得到一夜的安眠;辛勤一世,可以得到永久的安息。是的,无 情的岁月也许可以使人变得苍老,但是也许永远不会改变与生命共存的记忆。值得的庆幸 的是,权立宏律师楼近来为了更好地为大家服务,既增加了律师,又配备了两个会讲福州 话的助理,可以当之无愧地说业务在蒸蒸日上,朋友更多了, 也许给律师楼带来了更好的运气。忠心感谢员工们与他共度的一周美好时光,他每周写 文章都是一种放松和享受,就象同大家拉拉家常一样。当然了,律师的本事再大,也没有 法官的本事大。如何领会法官的暗示,从而更好地为客人服务,里面是大有学问的,这一 点需要从实际中去学。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每个州都有自己独立的法律体系。在联邦法 庭,当一个案件需要从一个州转移到另一个州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司法冲突和各地的特别 诉讼要求。本文就这一点详细谈一下。】

作为一个拥有多个州律师执照,并受到广大客户信任的律师,权立宏接受来自全美 各地的移民案件。因此权立宏律师经常要面对不同州之间的法官和实践差异问题,美国有 50个州,每个州有很多城市,每个城市的法官都有自己的好恶品味。那么为了帮助客人取 得最大的利益为了赢得案件,他不得不既钻研各种法律又研究各地法官的独特要求。在这 些过程中,总有那么一两位风格鲜明的法官让人印象深刻。今天就以刘先生的案件给大家 讲一讲权立宏律师同一位要求特别的法官斗智斗勇的故事。
刘先生是在西部某个接近墨西哥的州登陆美国的,他的案件由该西部州一个小镇的 法庭处理,那个小法庭所在地十分偏僻,偏僻到没有飞机场,在地图上也不容易找到。刘 先生的主审法官就是这样一位“藏在深山人不识”的老先生。最近,刘先生迁居到东部,来 到权立宏律师楼,请权立宏律师帮忙把案件转到纽约来。权立宏律师愉快的接待了刘先 生。本来么,转庭程序并不复杂,之前权立宏律师做过很多个转庭案件,按照程序进行, 都很快的成功了。
按照标准程序,转庭需要提交一系列的非诉讼法律文书,所谓非诉讼法律文书,就 是不同于平时我们上法庭时的起诉答辩等文书。通常的移庭文件包括,换律师请求,换法 庭请求以及客户自己的证词等等。每个州可能还会有一些特别的表格和格式要求,这些问 题权立宏律师楼的专业律师们会针对各州法律做法律检索,按照当地法律帮客户完成文件 准备。其中换律师请求书通常是不必须要原来的律师签字的。但是,刘先生的主审法官对 换律师请求书提出了特别要求,就是必须要原律师签字同意,即使刘先生已经说明原律师 已经失去联系查无其人。面对越来越近的庭审日期,权立宏律师赶紧另想对策。他立即递 交了电话庭审请求书,就是通过电话方式而不是本人亲自出庭来回答法官问题。可是法官 仍然不批准。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律师都无法跟法官正面对抗,但是再刁难人的法官都有一 个自己的标准等你去达到,权立宏律师就要去做那个抓到“痒处”的人。于是,权立宏律师 积极的联系法官助理,了解法官要求,制定出第三个方案,就是提交刘先生本人不出庭请 求。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非常复杂,每一份请求书都要提出合法合理的原因和证据来说 服法官,只能由专业律师完成。而期间涉及的研究法律,联系法官和法官助理,联系移民 局等相关政府部门等工作,都是复杂繁琐的。权立宏律师为了客户的利益愿意知难而进。 最令人欣慰的是,他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白费,在最后时刻,远在德州的法官答应了在纽约 的权立宏律师的所有请求。这样不但为客人剩下了大几千美元的出差费用,而且免去了鞍 马之劳,毕竟“德州南去几千里,雁飞尤需半年期”。



权立宏律师 决胜移民局 夫妻申请 08.22.09


文章中,权立宏律师曾经谈到美国公民的夫妻申请如何困难,不管是在广州的领事馆还是 在美国的移民局各部门,难度都是很大的,因为美国移民局的签证和问话官员有一种假 设,他们假设所有的婚姻都是假的,申请人和受益人必须通过足够的证据和证词去推翻移 民局的假设,即证明婚姻的真实性。这确实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权立宏律师前几天就在 纽约移民局的联邦大楼亲身经历了这样一个问话,把其中一些移民官和申请人和被申请人 的问话记录下来,对于一些重点的,关键性的问答权立宏律师加了点评放在括号【】内。 今天的问话可以说是一个成功的典型案例,请您继续往下读,因为该案件的难度确实很 大。
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案件的概况。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权立宏律师在文章所提到的 申请人美国公民林先生和被申请人吴太太都用了化名。林先生今年已近71岁,吴太太才 50出头;林先生虽然是美国公民,但是前面已经有过三次离婚,吴太太也有过一次离婚 ;林先生的第一次结婚的离婚证还没有,吴太太是探亲签证进入美国,但身份已黑掉多年 ;林先生早已退休,没有稳定的收入,每个月仅700多美元的退休金和社会保险,经济 担保还是请别人做的;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共同财产,唯一的一个共同文件是银行的月结单 上有两个人的名字。二人于2008年10月份经人介绍认识,11月领的结婚证,12 月找权立宏律师来做申请。中间因为经济担保书的问题,还耽搁了近三月(87天)。从 结婚到找权立宏律师申请到绿卡批准,仅仅用了8个月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 么多重重困难之下能拿到一个婚姻绿卡,权立宏律师不敢说这是一个奇迹,但可以有把握 地说非常罕见。
权立宏律师需要提醒的是,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在问话官面前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 (这一点于广州的签证问话不同,因为在广州,只有被申请人可以见问话官,申请人只能 在外面的咖啡厅内等)。两个人要在问话官面前配合默契,充满自信,但是在对方回答问 题又不能插话。下面摘录的一些问话虽然篇幅较长,根据权立宏律师的经验,不管问话官 问什么问题,一般是先问丈夫一遍(答案用红笔写),同样的问题再问妻子一遍(如果夫 妻二人口供一致,问话官就用蓝色的笔勾一下)。万变不离其宗,问话官的问题虽然很 多,但是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必须牢记,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为了证明婚姻的真实性。问 话前,权立宏律师也对两人进行充分细致的准备 。凡是准备过的问题,基本上都被问到 了。您往下读就会发现,多数问题都很基本,很简单,是夫妻生活中的常识。


留学生幸运获绿卡


     【明报记者刘大琪报道】林姓同学去年夏天自中国大陆来美读书后加入了纽约的教会,在课余时间定期参加教会活动。圣诞节假期林同学回国探亲,其间不时向身边的亲朋好友交流入会心得、介绍教义内容。返美后林同学声称国内的相关部门以“非法传播宗教”为名对其施压,向美国移民局递交了庇护申请,希望能够转换身份留在美国。而移民局近期已找到林同学问话,并很快在问话后批准了林同学的申请,向其提供了绿卡。
     负责此案的华埠资深律师权立宏说,移民局问话的通过率不超过5%,大部分案件都会再被递交至移民法庭,林同学能顺利通过让人感到欣喜。权立宏律师说,律师楼在问话前严格按照移民局的要求为林同学准备了详细的陈述材料,对事情的前因后果进行了具体准确的说明,这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移民局对林同学的顾虑和怀疑。另外,律师楼还对林同学如何准备其他支持材料进行了指导,增加了他在问话过程中的信心。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华人移民美国,据权立宏律师介绍,转换身份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和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结婚,和美国公民结婚是最快拿到身份的方式,只要是合法入境,就无需担心自己的身份合法与否;但若和绿卡持有者结婚,则必须在婚前维持自己留在美国的合法身份。二是申请劳工身份,包括H1B工作签证、特殊人才等。三是申请bh,且申请必须在入境来美的一年内提出,之后移民局会让其前去打指模并问话,若问话没能通过案件会转送至移民法庭。
     对于想要寻求bh的人,权立宏律师建议要尽早准备来美证明,保存好所有入境时间证据,比如I-94卡等。在递交庇护申请时,陈述材料一定要详细并准备好足够的支持材料。去问话前律师应和申请人复习材料、模拟问话,保证所有的答案都服务于陈述材料里的事实。问话时听不懂的问题不要乱答,以免弄巧成拙。


图片说明:权立宏介绍移民美国的相关知识。(刘大琪摄)

成功H1B申请案例分析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本文分析了三个H1B申请的案例。一个是成功的申请,另一个是在等待中的申 请,还有一个是被拒绝的申请。文章还谈到了雇主报税要注意的问题,其实报税的要求并不是太高。今年 的H1B还有名额,现在申请还不迟。详情请阅读全文。】
            细心的读者也许可以发现,这是权立宏律师为美国《侨报》,“美国中文网”,和“怡东楼网 站”所写的第156篇文章了。大约在三年前,他开始在《侨报》登广告,并开始写文章。他第一次谈到 H1B,应该是接受美国中文电视一位记者的采访,大概是在2008年的春天。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但是值得欣慰的是,《侨报》和“美国中文网”的读者在不断的增加,流览量也在攀升。也可以说,这是 权律师和它们共同成长的三年,共同走过风风雨雨的三年。顺便说一下,如果您乘坐中国国航的班机回中 国,您在登机时有可能获得一份当天的美国《侨报》。
            H1B申请每年大约有60,000个名额,但是只有有大学本科学位以上的申请人才有资格去申 请。另外,美国移民局还要求雇主所提供的工作职位的要求也必须要有大学本科或者更高的学历。虽然一 般是申请人和律师联系,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讲,律师应该是代表雇主的,应该说是雇主雇用律师为申请人 办理H1B工作签证。权立宏律师认为,成功的关键是雇主所提供的职位要求申请人具有本科或者以上的 学历,申请人的专业和职位必须和所申请的职位相称,美国以外的学历必须经过严格的认证,然后就是律 师认真细致的材料准备了。
            下面来看权立宏律师所处理过的三个H1B案件。先来看一个成功的案例。雇主是一个在美国开办 了多年的课后辅导学校。申请人是一个在美国获得数学硕士的大陆留学生。申请的职位是老师,主要工作 是课后辅导学生如何考上重点高中或者大学。今年三月底提出申请,当时该留学生的OPT还有一年多时 间,根据经验,他不需要去付1000多美元的加快费用,就可以很快被批准的。后来证明权律师的判断 是正确的。申请人不但省了一大笔申请费用,而且在10月一日之前被顺利批准。他现在还正在为自己的 一位员工申请H1B,职位是律师,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再看一个被拒绝的案例。一个旅行社为一位B 1B2签证持有者申请导游的职位。申请人的学位是中国一所体育学院的外语专业本科毕业。移民局拒绝 了该申请,拒绝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移民局认为该职位不需要有本科学历的申请人,还有一个理由是中 国的学历和学位认证不符合美国移民局的要求。
            移民局似乎对于雇主的报税没有严格的要求。只要雇主有一定的规模,一定的报税,一定的盈利, 即使夫妻共同报税,一般也不会影响H1B申请。

            今天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谨以此文献给美国《侨报》和“美国中文网”。

和公民结婚非法移民四个月获绿卡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合法入境,但是后来身份黑了,成了非法移民。后来和公民结婚,申请绿 卡。该案例的特殊之处在于办理速度很快,从开始申请到收到绿卡只用了短短四个月时间。绿卡是绿卡持 有者申请配偶,那么就不会这么快了。详情请阅读全文。】
            王先生十多年前用旅游探亲签证来到美国,后来签证过期,就黑下来了。黑是黑掉了,但是他没有 急着去做别的申请,而是留在美国,继续工作和生活。最近几年,他在美国谈了一位女朋友,准备结婚。 但是,王先生以前在中国结过一次婚,老婆和孩子还在中国。为了拿到身份,
立宏律师为他做离婚了。虽然他的老婆在中国,但是王先生在纽约的居住时间已经超过了两年,所有还是 可以提出离婚的。经过权立宏律师的努力,大概经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为王先生拿到了离婚判决书, 这就为他在美国领结婚证铺平了道路。这里,有的读者就要说了,权立宏律师经常为人家办理离婚案件, 拆散鸳鸯,是不是有些不妥当。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他本人也不愿意去做这一类事情,只是遵照客人的要 求,但是身为律师,伸张正义和主持公道就是律师的天职,因为从宣誓加入律师这个行业的那一天开始, 他就必须利用美国的法律来为客人和社会服务。
            大约在今年的四月份,权立宏律师为客人提出了绿卡申请。由于王先生现在的太太也很配合,所以 在第一次交申请材料时,就递交了所有的材料,其中包括签证申请表,绿卡申请表,体检表,证明婚姻真 实的材料等。大约在六月份的时候,就收到了做经济担保的材料。在一个星期之内,担保的材料就交给了 移民局,结果在七月份就收到了问话通知,问话的时间在8月初。问话结束时,移民局的问话官也没有说 什么,只是说回家去等结果,结果王先生在两个星期之后就收到了绿卡。十多年未回中国了,他现在终于 可以回故乡看一下了。
            另外,权立宏律师在去移民的问话之前,对王先生和他的太太都进行了认真负责的培训。从一些 基本的事实到衣服,神态等都给予仔细的指导。虽然他的太太在外州工作,偶尔回纽约唐人街来住一下, 但是他们还是成功地证明了婚姻的真实性。当初权律师建议王先生要穿西装,戴领带去参加问话,他还有 点为难和不愿意。但是,但他收到绿卡之后,马上来找权律师,说,“谢谢您,我之所以能这么快拿到绿 卡,都是因为我严格按照权立宏律师的要求做了每一件事。”


有递解令被移民局抓走后而成功获得绿卡 06.01.10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本文讲述了一个有递解令多年的人,一年前被移民局抓走, 前几天获得绿卡的成功案例。成功的关键在于律师的努力和详尽的材料。详情请仔细阅读 全文。】             

王先生(化名)是在1993年偷渡来美国的。到美国之后,他找了一位姓包(汉语译音)的律师 为他申请身份。后来呢,因为包和蛇头勾结、偷税,或者别的其他原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立案侦查,最 终被判入狱几年。王先生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的案件也糊里糊涂地被法官判输了,有递解令 在身。多年之后,大概是在2008年年底,王先生因为一宗小小的刑事案件,先是被纽约州的刑事警察 抓走,打了指模之后,被查出已有递解令多年,因而他被转到移民局的监狱,随时有可能被递解出境。一 般来说,有递解令的人,一旦有了刑事案底,有很大可能是要被遣送回中国的。没有办法,王先生的家人 及时找到了权立宏律师,要求设法把王先生留下来,至少不要被送回中国。
            权立宏律师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到当时位于曼哈顿的移民局监狱(该监狱现在已经转到新泽西去 了)去看王先生,了解详细的案情。大体上来讲,要做下列事情,第一,要把人留在美国;第二,要早日 把人从监狱释放出来;第三,要争取上庭机会,并且最终为客人拿到绿卡。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案件。 读者们也许知道,正常的申请,要在进入美国的一年内提出,而王先生已经在美国有递解令多年。第二, 刑事案底本身就增加了绿卡案件申请的难度,因为移民局是不愿意为有刑事背景的人发绿卡的。而王先生 以前的案件也许是因为前面的包搞砸的,这还得引用一句中国的俗话“解铃还得系铃人”。权立宏律师认 为,要想获得绿卡,还得从包入手。
            首先要做的是要证明包曾经处理过王先生的案件,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时间太久,王 先生手上几乎没有自己的档案。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不仅是王先生,权立宏律师经过仔细观察,很 多人都没有保存自己档案和收据的习惯。这样很不好,即使律师的本事再大,那也是“老虎吃天,无处下 爪”。好在这是在美国。美国有一个国家档案中心,从理论上讲,所有交给移民局和法庭的档案,档案中 心都应该有一个备份,而且申请人是有资格拿到一份的。另外,移民法庭的档案从中级上诉法庭也是可以 调到的。经过权立宏律师的努力,王先生的档案很快就调到了。
            档案调到之后,王先生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就是请求法官重新给他申请的机会。根据权立宏律师的 了解,移民法官对包的事情也是早就知道的,这可应了中国一句俗话,“好事不出门,恶事传万里”。法 官当时就免除了一年申请的要求。经过几番努力,法官最终批准了王先生的申请。王先生有递解令在身多 年,在美国长期非法居留,并且在申请远远超过一年,有刑事案底并且被关在移民局监狱随时面临被递解 出境的情况下,最终获得绿卡批准,虽然不能说是一个奇迹,但是在移民法官所判决的案件中也是非常罕 见的。至少,又有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有了合法身份。当然了,这也是权立宏律师的最大成功和欣慰。


虎口脱险 04.01.10


【本期权立宏律师温馨提示:本文详细介绍了解救一位被押解到JFK机场的有递解令的中 国移民是如何被留下来的。在美国有许多人有递解令,有的还被要求到移民局去报道,本 文对于这些人在日常生活中该注意的问题作了阐述。详情请仔细阅读全文。】
            人活在世上,会有各种各样的风险和机遇。作为律师,最重要就是要为客人降低风险,创造机遇。 当然,一个律师的力量是有限的,有的时候还需要同事和朋友的帮助,关键是要为客人把案件办好。权立 宏律师办公室有四位律师,所以经常也去帮助别的律师去做一些案件,其中有一位律师就是王爱君。她是 权律师在法学院的同窗好友。王爱君律师的开业时间不算长,但是经常会接到一些具有挑战性的案子。由 于她和权立宏律师是同学,在法学院念书的时候就互相帮助。后来大家各自有了自己的办公室,也经常 取长补短,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人生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学习和完善自己的过程。下面来谈一下今天的案 件。由于律师必须保护客人的隐私权,客人的姓名一般都是匿名的,一些关键的资料和工作方法也不会在 文章中透露。
            客人是一位女性,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两个孩子都还很小,需要妈妈的照顾。几年前就被移民法 庭判处递解出境。她受到移民局的监控,并且被要求几个月到移民局报道一次。已经报道三年时间了,都 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周三的报道时被移民局扣押了。一般来讲,报道时是很少会被抓起来的。对于这位 客人,权立宏律师根据内部的情报,她除了有递解令之外,还在刑事法庭有案底,虽然并不是什么严重案 件。由于她有刑事案底,移民局一边要求她去报道,一边在加紧做她的旅行证件。等她周三去报到时,旅 行证件已经做好了,下面剩下的事情就是押上飞机送回中国了。客人被关押起来后,赶快给外面的亲戚打 电话。慌乱中,客人又犯了致命的错误,说自己的两个孩子被送回中国抚养。
            客人在外面的亲戚马上联系到了王爱君律师。由于案情重大,情况紧急,王律师在周五的下午3 点半把权立宏律师叫到了曼哈顿的联邦大楼递解官办公室。递解官说做什么都晚了,因为人已经在被押往 JFK机场的途中,飞机是5点起飞。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首先是找担保人,然后是给递解官 交紧急文件,同事权立宏律师还请自己办公室的另外一位律师和中级上诉法庭紧急联系。所有的这些努力 和苦心都没有白花,客人在晚上9点多钟又被从机场送回了机遇,这样就为将客人彻底保释出来争取到了 宝贵的时间。因为在美国多留一天,就会多一份希望和期待。

             

 

X

权立宏律师楼 - 纽约法拉盛缅街39-01号 605室   看不见?点这



View Stats